滚动新闻:
首页 >> 医疗纠纷

男子遭受一系列打击后为发泄不满勒死11岁

来源: 时间:2018-07-20 17:58:34

男子遭受一系列打击后为发泄不满勒死11岁男孩

乐乐叔叔举着孩子遗像,指责凶手丧尽天良。本版摄影本报胡雪柏

乐乐母亲跪地,求判凶手死刑。

连勇跪地,求原谅。

连勇是家里唯一的男孩,经过努力,他取得北大法律本科学士学位,并开始在北京工作、创业。然而,在经历了被女友抛弃、创业失败、司法考试落榜等一系列打击后,已是而立之年的连勇失控,将不满情绪发泄在11岁男孩乐乐(化名)身上。在将孩子残忍杀害后,连勇进而又以绑票名义向乐乐家人索要15万元。

昨天上午,连勇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和敲诈勒索罪在市一中院受审。面对被害人家属,连勇双膝跪地请求原谅,乐乐母亲也跪在法庭上,要求凶手偿命。

■庭审现场

公诉人建议判死刑

检方指控,连勇于去年11月14日下午5点多,因琐事迁怒于11岁的乐乐。他将乐乐骗至昌平区回龙观镇定福黄庄村租住房内,先是殴打乐乐,之后用绳索将孩子勒死,后将尸体掩埋。此后,连勇又敲诈乐乐家人勒索15万。连勇涉嫌故意杀人罪和敲诈勒索罪。

公诉人郑重建议法庭对他判处死刑,立即执行。

学法律的连勇表示非常惭愧,愿意接受法律的任何处罚,“我之前做的不是人该做的事,如果我有幸活命的话,我会做一个人,会彻底地改造;如果我还能出来,我会给乐乐的父母养老”。

村里娃获北大学位

连勇的老家在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于集镇连海村,出生于1981年,还有三个姐姐。作为家中唯一的男孩,连勇从小备受家人关爱。

“我的成绩一直很好,我以及我的家庭,对我今后的社会地位和个人发展,都有着很高的期待”,连勇说,在考取北京科技经营管理学院,并完成本科学业后,他又通过自学考试,拿到了北京大学法律本科学士学位。

2006年,连勇在完成学业后,先在一家房产公司就职,一年后,又跳槽到一家规模更大的IT企业工作。当时,连勇对自己还是很满意的。

与女友分手压力大

工作几年后,连勇和大学时期的女友开始谈婚论嫁。然而,女方家提出的买房、买车、彩礼10万、通过司法考试等条件,压得连勇吃不消。几乎与此同时,因单位工作变动,连勇决定辞职自己创业,从事中小学生辅导行业,但收入很不稳定。2009年9月,连勇在司法考试中失利。不久后,女友提出分手。

“我的情绪开始变得很容易冲动,经常想不开,我感觉自己在这个社会上没有被承认,对比上学时的光环,我感觉心理落差很大,整个人变得不是特别正常了”。连勇说,原本他每周都要给家里打的,但与女友分手后,他切断了与家人的联系,“我是个很内向的人,感觉无人可以倾诉,精神压力非常大,经常整夜失眠,这种压抑的情绪在我的心里沉积了好久”。

被撞一下就杀孩子

去年11月14日,500元每月的房租,已令连勇无法承担。他出门想到邻村找一间更便宜的房子。在一条胡同里,几个孩子正在放鞭炮,其中一个孩子奔跑时撞上了连勇,头也不回地跑开了。那个孩子就是乐乐。

“任何人都能欺辱我,连一个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把我当回事”,连勇说,在事发前一天,他因不小心碰到一辆车的反光镜,被人骂了一顿,还险些挨打,种种不顺心的遭遇令他心情复杂,他决定不找房子了,要回去找那孩子,“他必须跟我道歉”。

大约一个小时后,连勇在昌平区回龙观镇定福黄庄村一家饭店门前,发现了乐乐。

连勇对乐乐说:“哥哥家有两只小乌龟,你想要吗,想要就去哥哥家拿”。就这样,年仅11岁的乐乐被骗到了连勇位于定福黄庄村的租住房内。

进了家门,连勇质问乐乐,“你是不是撞我了?你撞我是不是不应该?你是不是应该跟我道歉?”乐乐称自己不记得了,连勇大怒开始打孩子。乐乐被吓得大叫起来,这也让连勇感到害怕,他怕别人说他欺负小孩,于是顺手拿起身边的一根跳绳,勒住小孩的脖子……事后,连勇到附近的小树林里呆坐了两三个小时。次日,连勇将尸体埋在沙河北大桥周边一段城铁桥下。

杀害孩子敲诈家长

“我杀了人,反正也是死,干脆弄点钱,就算是要跑,也需要钱”,于是连勇拿出一张A4纸,在上面写下“想知道孩子在哪里,发送短信到158****1779”,并将纸贴在了乐乐父母经营的连锁超市门前。

很快,乐乐的家人发来短信,询问孩子的所在。连勇在短信中告诉对方,“你的孩子在河北,很安全,请放心,你打算用多少钱换回你的孩子”、“警方是帮不了你的,我要15万,拿到钱后5个小时之内,我会让你看到孩子”。最终,乐乐的家人同意给钱,双方约在昌平区满井桥附近见面。

去年11月22日,连勇在等候乐乐家长时被警方抓获。

双方同下跪谅解或偿命

连勇个子不高,白净,戴黑边眼镜,书生气质。在他被带上法庭的一刻,乐乐的多位家人蜂拥而上,大声谩骂着要动手打眼前的仇人,法庭秩序一度混乱。

乐乐家人出庭时,带着孩子的遗像。据了解,和连勇一样,乐乐也是家中唯一的男孩,母亲在40岁时生下了他,属于老来得子。如果乐乐还在人世,3天后将是他12岁的生日。

尽管连勇多次表示尽力赔偿死者,他的律师向死者家属鞠躬两次,希望他们可以给予连勇一个重新做人回报社会的机会。但乐乐的家人态度坚决,乐乐爸爸大声说:“我们不要你的钱,我们要你死。”乐乐妈妈则跪在法庭中间,高举儿子的遗像,“多么天真可爱的孩子啊,我们要杀人者偿命”。

连勇的父亲坐在旁听席上,双手紧握,始终未发一言。连勇的姐姐则在连勇被带出法庭后,跪地向乐乐家属道歉。

乐乐家人说,事发后,乐乐父亲瘦了几十斤,家里的超市也转租给别人,虽然提出了70余万的民事赔偿,但是一家人并不是为索赔,他们只希望凶手伏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