滚动新闻:
首页 >> 知识产权

重庆14岁女孩被父亲嫁给盲人怀孕后逃到西

来源: 时间:2019-01-13 14:14:05

重庆14岁女孩被父亲嫁给盲人 怀孕后逃到西安

经医院检查小敏已怀孕本报陈团结摄小敏说:“婚姻”生活很难挨

“我当时抓着外公的手,不愿上车。”

——出嫁当天,她不到14岁,“老公”是比她大10岁的盲人“他经常打我,小姑子虽然不打我,但经常骂我。”

——“老公”经常打她,她也不待见“老公”“我们那里两边都是大山,只能沿着街道逃命,没逃出多远,就被抓回去了。”

——“结婚”后第二个月,她开始逃跑“那天晚上,我一个人不觉得害怕。我要到西安去(找叔叔)。”

——2月20日,她第三次逃跑

本报讯( 何杰)去年农历五月初十,小敏(化名)哭喊着被强行带上婚车,“婚礼”现场,她父亲收下“婆家”3万元彩礼,这天,小敏还不到14岁。如今,她怀有身孕逃到西安。

小敏:“婚礼”当天才知道被父亲许给盲人

小敏的家在重庆大山深处,一家五口全靠种地为生,1995年农历八月二十五日小敏出生,因为家庭贫寒,2008年,身为长女的小敏读到小学五年级后就辍学回家。

据小敏自述,2009年农历五月初十,一辆面包车停在她家门口,她才知道,这一天是她“出嫁”的日子,这一天她不到14岁。

小敏出嫁的这一天,外公贺某也接到通知,匆匆赶来,“按照我们当地的风俗,外孙女要嫁人,应该提前几天就打招呼。”小敏的堂叔说,可是小敏的外公是当天才知道的。“我当时抓着外公的手,不愿上车。”小敏回忆起那天的情景,不停地抹着眼泪,“虽然外公也心疼我,但他也没有办法”。

小敏最终还是被几个男子抬上了面包车,小敏说,当时她看到“婆家”人在“婚礼”现场付给父亲3万元彩礼,父亲又返给“婆家”1万元,算是“陪嫁”。

小敏所“嫁”的张家在当地算是富裕人家,但张家四个孩子有三个是盲人,小敏的“男人”是长子,今年25岁,是盲人。

叔叔:“她的父母认为孩子是享福去了”

“这次我们春节回家,她的父母还认为孩子是享福去了,吃得好,穿得好,在婆家还不用干活。”昨日,小敏的三叔说。

事实上,“他经常打我,小姑子虽然不打我,但她常骂我,干活稍慢一点,就骂。”小敏说,“老公”经常打她,她也不待见“老公”,“出去走路的时候,我也不牵着他走,要摔就摔去”。

“结婚”后第二个月,小敏找到了一次逃跑的机会。“我们那里只有一条长街道,两边都是大山,只能沿着街道逃命,没逃出多远,就被抓回去了。”小敏说。

去年农历8月,小敏去给外公过生日,准备第二次逃跑,“当时外公想让我翻山逃跑,想给我一条生路,可又担心我从来没出过远门,如果一走没有消息也找不到一个落脚的地方。”最终,外公给小敏的父亲打了,父亲接到外公的后将小敏接回家,又通知了“亲家”。

小敏:靠300元压岁钱逃到西安

今年春节大年初三,小敏的三个堂叔从西安回到阔别已久的重庆老家,先后看望了小敏及其家人,小敏将堂叔的记下了。“大年初四,小敏给我们打,说她想离开山里。”小敏的三叔说。

小敏说,今年2月20日,大年初七,已经到了下午吃饭时间,在“婆家”的她独自走出院子,她的身上还有300元钱,这笔钱是今年春节时外公和舅舅给的压岁钱。

小跑着冲到街道上,她拦下一辆摩托车。平时乘摩的从“婆家”到镇子要20元,但小敏此刻直接花了100元,让司机把她送到了20公里以外的镇子上。

来到镇子上天已经黑了,她没有敢住到旅店去,她怕“婆家”的人找到自己,在镇子的背街小巷流浪了一夜,“那天晚上,我一个人不觉得害怕。我要到西安去”。第二天一大早,她也没敢在镇子上坐车,而是走到镇子外,上了一辆开往西安的过境大巴车,“到西安的车费要300元,我说身上只有200元,求司机把我带到西安”。

2月22日清晨,她在西安汽车站下车后,就给二叔打了,二叔将她接到自己家中。“她和我姐的孩子差不多大,这么大的孩子还是在家长面前撒娇的年龄啊。”昨日下午,小敏的二叔看着小敏心疼地说。

叔叔:“只想顺利解决这个事情”

就在小敏逃离“婆家”的途中,小敏的三个堂叔陆续接到了张家的。“大年初八(2月21日)那天,我还在老家,去接我姐的时候,张家把我的车拦住了,说我把人藏起来了,还打开车的后备厢看。”小敏的堂叔说,当时他还被请到了派出所接受调查。

昨日下午,本报陪同小敏来到陕西省人民医院,医生诊断小敏已怀孕19周。“我不想回去,也不想要这个孩子。”小敏的声音很低,但语气坚决。

了解到,在重庆警方登记的人口信息上,小敏的个人信息显示其生日是1995年8月25日。“她现在还不满15岁呀!”陪同小敏检查的堂叔和姑姑等四人无不心痛而犯愁,此刻,小敏的“婆家”在不停地和他们“要人”,而他们不愿意让孩子就这样回到“火坑”。他们说,按照法律规定,小敏“结婚”时,不满14岁,不管小敏是否自愿,其“老公”已涉嫌强奸,但此时此刻,“只想顺顺利利地将这个事情解决,孩子愿意留在西安打工的话,我们给她找份工作”。

昨日下午6时许,《重庆时报》赶到小敏家所在的乡镇,给小敏的父亲打说“问问孩子的情况”,但对方没有回答就挂断了,再没有接听。

对于小敏的“婚姻”和生活,其父母究竟如何考虑?背后是否有隐情?目前还不得知。本报将继续关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