滚动新闻:
首页 >> 知识产权

男子为跟女友开房偷8包鸡精抗捕被判抢劫罪

来源: 时间:2018-08-24 19:08:47

男子为跟女友开房偷8包鸡精 抗捕被判抢劫罪

只偷八包鸡精   杨某与前女友廖某一起去商场偷了8包鸡精,谁知刚一出门,保安就追了上来。廖某当场落,杨某与保安且战且退,并用锐器将保安划伤后逃走。几个月后,杨某落。廖某只受到治安处罚,杨某由于暴力抗拒抓捕,由起初的盗窃转化成抢劫,面临3至10年刑期。日前,杨某因涉嫌抢劫被江北区检察院提起公诉。

旧情复燃 晚上没钱去开房

杨某今年19岁,江北区董家溪人,无业。去年3月的一天,杨某在江北区七彩吧门口碰到昔日女友廖某,两人旧情复燃。杨某称,上出来,他就与廖某在观音桥步行街华华吧附近的一家小旅馆住了一晚上。

次日下午,两人又去七彩吧上。但一摸钱,两人身上只有20元。杨某说,如果这样,晚上就没钱开房了。由于不敢把廖某带回家去住宿,杨某便提议去观音桥家乐福商场“拿点东西”,廖某答应了。

随后,廖某拿出自己的挎包,与杨某一起进了观音桥家乐福商场。

两个蟊贼 相约商场偷东西

观音桥家乐福商场内,商品琳琅满目。拿什么东西比较值钱,又比较安全呢?两人在商场里转了很长一段时间,拿不定主意。

最后,两人在鸡精面前停了下来。见左右无人,廖某先拿了两包放进挎包内,但她感觉不妥,紧接着又把两袋鸡精取了出来。临走前,杨某迅速从货架上取了8包鸡精放入挎包。

杨某称,得手后,他与廖某匆匆离开商场。但刚走出门口约50米,就听到背后有人喊“站到起!”两人撒腿就跑。

原来,两人的一举一动已被保安发现。见两人逃跑,保安陈华文、王万军立即追赶。廖某没跑多远就被王万军捉获。

暴力抗捕 盗窃转化为抢劫

检方指控,杨某见状携赃物逃跑,当逃至附近的红满堂火锅店门口时,被追赶而至的陈华文截住。为抗拒抓捕,杨某持锐器将陈华文胸部、左腰部以及左肩部划伤后弃赃物逃脱。

事后,陈华文经医院救治,诊断为全身多处皮肤裂伤。经法医学鉴定,损伤程度属轻伤。

去年11月,杨某因涉嫌抢劫被警方捉获并刑拘,同年12月7日被逮捕。日前,江北区检察院以抢劫罪将杨某起诉到江北区法院。

陈国栋 通讯员 李先镛

在公交车上,扒手在同伙的掩护下割断老太太脖子上的金项链,乘客大喊抓贼,老太太也死死逮住扒手不放手。为了逃命,扒手暴力反抗。昨日,经九龙坡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后,九龙坡区法院一审以抢劫罪判处辛某有期徒刑3年两个月,并处罚金5000元。

车上行窃 目标盯上老太太

辛某是北碚人,曾在1995年时因犯抢劫罪被判有期徒刑8年,2002年7月刑满释放后,由于没有固定工作,辛某整天无所事事,就和一帮兄弟伙混在一起。

去年8月21日,辛某与绰号“排骨”的兄弟伙一起去摸包。上午10时左右,两人上了杨家坪开往黄桷坪的一辆公交车,车上人比较多。

辛某眼见一个老太太脖子上戴有一根金项链,就跟“排骨”说把那个老太太的金项链偷了。“排骨”问辛某怎么偷?辛某悄悄对“排骨”说:“当这个老太太下车时,你到前面去挡住她,我在后面用刀把她的项链割了。”“排骨”心领神会,两人就分开站在老太太身边,注意观察老太的动向。

假装摔倒 助同伙成功扒窃

当车开到黄桷坪新市场站时,老太太准备下车了。这时,“排骨”就到车门口故意摔一跤,将车门堵住了,他后面准备下车的乘客下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辛某瞅准机会,拿出刀片从后面把老太太脖子上的项链割断了。“排骨”眼见辛某得手,忙起身下车就走,辛某则手拿金项链跟着下车后往马路对面跑。

这时,一位穿红T恤的男子走到老太太身边,示意老太太被偷。老太太忙看自己的脖子,才发现金项链不见了,就问该男子小偷在哪里。男子用手指着前面要过马路的人,老太太忙喊“站到!站到!”

抗拒抓捕 行为构成抢劫罪

辛某发觉自己被老太发现了,马上就把刀片和金项链往人行道边的水沟扔去。这时,老太太冲上来拉住辛某的衣服,并大喊“我的项链被这个人偷了!”辛某忙叫老太太松手,但老太太死死抓住辛某不放,两人就在路边扭打起来。黄桷坪交巡警平台民警接到报警后,很快赶到现场将辛某抓获。

事后,民警在案发现场附近的水沟中找到被盗的金项链,并发还给老太太。该金项链经鉴定为足金链,G18K金吊坠,价值4885元。

唐中明 通讯员 邱晋

检方为何指控他们抢劫而不是盗窃

暴力抗捕 小小盗窃成抢劫

这两起案件有相似之处。廖某因为涉嫌盗窃被警方查处,由于8包鸡精仅值127元,金额很少,所以只受到行政处罚;但杨某却被追究刑事,受到抢劫指控,面临3年至10年的刑期。同样,辛某只是在车上偷窃了老太太的项链,为何被判抢劫罪呢?

承办法官介绍,根据刑法第269条规定,犯盗窃、诈骗、抢夺罪,为窝藏赃物、抗拒抓捕或者毁灭罪证而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,依照刑法第263条关于抢劫罪的规定定罪处罚。本案中,杨某在盗窃被发现时,逃跑途中用暴力手段划伤追赶他的保安,其性质已发生转化,盗窃转化成了抢劫。同样,辛某由于暴力反抗,其行为就由当初的盗窃演变成了抢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