滚动新闻:
首页 >> 经典案例

合肥一培训学校收钱后解散学生难领毕业证

来源: 时间:2018-09-09 17:41:29

合肥一培训学校收钱后解散 学生难领毕业证

“学费、培训费、服装费等各项费用加起来有两万多,这钱是不是就这样打水漂了?”家长杨先生气愤地说道。他告诉自己心疼的不光是钱,还有孩子被耽误的时光。   2010年9月份,三十多位家长将孩子送到一所名为合肥徽天职业培训学校就读,开学后不久学生就被学校分配到各个单位“工作”,而等到他们想拿毕业证时,却发现自己的“母校”居然解散了,负责人也无法联系上。

A 想办毕业证,找不到孩子学校

3月4日,杨先生告诉,自己的孩子原先在一所正规学校学习建筑专业,他自己也是从事这方面工作的,“这行比较辛苦,不想让孩子步我后尘了。”他咬咬牙让孩子退了学,送到一所名为合肥徽天职业培训学校学习民航票务专业。“以后出来能到航空公司工作。”

这个学校租办在合肥包河区党校内,负责人姓王。据了解,该学校只有一个班级,招了三十几个人。开学时,杨先生交了9800元的学费。两个月后,学校又要求学生参加培训,杨先生又缴纳了10000元的培训费。“这两项是大头,其中各种其他的费用,都是几百、几十的。”

然而家长们没想到,该学校所谓的培训就是将孩子送到杭州、深圳的一些单位工作,“一个月就一千多块钱的工资,还要交房租、吃喝,根本不够用,不少孩子忍受不了就回来了。”孩子回来告诉家长,用人单位表示,如果有正规的毕业证,三个月的试用期满以后就可以跟单位签合同,待遇就会提高。可是,当学生回头找“母校”拿毕业证时,发现学校已不知去向。

B 难道这是所“冒牌”学校?

按照杨先生提供的信息,多次试图联系该校的王姓负责人,但是一直未能联系上。

后来辗转了解到,还有一所同样名为合肥徽天职业培训学校,该校负责人姓田。

问起这件事,该负责人表示,自己的学校没有民航票务这样的专业,也未在包河区党校内办过学。

不过,提起那位王姓负责人,他毫不讳言此人跟他是“老相识”了。

“早在2008年的时候,我们初步达成了合作办学的意向,但是后来我发现那个人靠不住,就没有继续合作。”据他介绍,王姓负责人也曾在一所学校打着他们的名义办学,但是被他们制止了。

“现在这所学校打着我们的名义办学,我也是家长找到我们的时候才知情的,我们并未授权。”田姓负责人告诉,他已经陪家长一起报案了,也在寻找这位王姓负责人。

C 多方都难联系上负责人

随后,又从包河区党校高姓负责人处了解到,2010年,这位王姓负责人确实在这租过房屋,当时这所徽天学校和另外一所学校合作办学。“我跟家长们强调过了,我们只负责租房,你们一定要核实他们的办学资格。”

高姓负责人告诉,另外一所学校只招了两三个人,后来就退出了,徽天学校也就招了三十几个人。过年前,王姓负责人告诉他,要带学生出去实习,学校房子要给他们留着,她要对学生负责,实习完了还要回来,但是等到他们催要房租时,却发现怎么也联系不上该负责人了。

“打不通,我就给她发了一条短信,后来她也给我回了,大致的意思就是学校可能不想办了,现在我也联系不上她了。”高姓负责人表示。